登录
注册

让我初尝性滋味小说

•   作者:管理员   • 收藏 0

正处在高度兴奋中的我忽然之间就向落水者失去了救生圈一样,感觉即空虚又失落。但我却不敢再去抱她的脚,生怕惹怒了她。我冲着刘莉磕了两个响头,说:“对不起我尊贵的女王,是奴才不小心,请您原谅!”说完目不转睛的盯着她的脚,眼里充满了渴望的神情。

  

  刘莉见我这样,越是不肯让我舔了。她似乎故意在挑逗我:“姑奶奶的脚可不是你这种贱货想舔就能舔的,万一你再弄疼了我怎么办?”

    

我赶紧恭顺的回答道:“绝对不会了女王,要是在弄疼您,您可以随意处罚我。”

    

“哈哈哈”刘莉大笑道:“处罚你?我现在难道不是想处罚你就可以随意处罚的吗?”

    

我吓了一跳,立刻改口说:“对不起女王,我失言了,我就是您的一条狗,您想怎么处罚都可以。”

    

刘莉转了转眼珠,看了一眼旁边的小樱说:“这样吧,你先伺候伺候我的小姐妹,让我看看你到底有没有资格伺候本女王。”

    

我不敢抬头,只能用余光打量了一下旁边的女高中生小樱。她穿着牛仔裤休闲鞋,脚踝处隐约露出白棉袜。她听到刘莉的话并没有表现出丝毫的兴奋,反倒有些不知所措的向后退了小半步。

  

  

小樱没有什么女王气质,论身材相貌更是和刘莉无法相比,即使比起小雯也差了一大截子。可我此刻要想舔刘莉的脚就必须要先过这一关。我顾不得那么多,马上转身跪倒小樱跟前说:“女王,您也累了吧,让奴才伺候您,给您舔舔脚好吗?”

  

  小樱仍是不知所措,犹豫着看看我和小雯,又看了一眼刘莉,并没有做出任何反应。

    “嗯?”刘莉斜眼看着小樱,声音似乎有些不悦。

    

小樱听到刘莉的这一声“嗯?”却似乎听到了军令似的,立刻条件反she般的飞速蹬掉一只鞋子,笨笨的把脚送到我的嘴边。小樱的脚很小,但却比刘莉的脚更臭。袜底已经发黑,明显是好几天没有换过了。我轻舔了一下,感觉微微有点咸,然后用力吸了一口气,她的味道与刘莉不同,但同样刺激的我的脑神经和性器官,下体再次不争气的硬了起来。

  

  

这一次刘莉发现了我下身的变化,大惊小怪的叫了起来:“你们男人这么贱啊?闻女人的臭脚丫居然也能有反应!要是我这样呢?”说着,她用那只脱了鞋的丝袜脚猛踩我裆部,还用力揉搓了两下。一股无法抑制的快感传遍了全身,大脑已经完全受yin茎的支配了,我嘴里呼乱叫着:“主人,请你尽情的蹂躏我吧,我是您脚下的一只狗,我的灵魂和肉体都永远效忠于您!”

  

  

刘莉终于开心的大声笑了起来:“真好玩儿!真好玩儿!”她一边笑着,一边加大了脚下揉搓的力度。我的鼻腔里充斥着小樱臭棉袜的味道,下体在刘莉丝袜脚的大力揉搓下,终于抑制不住喷she了出来。随后,我无力的瘫倒在刘莉和小樱的脚下。

  

  刘莉并没有生气,她很是得意的说:“哈哈,原来我用一只脚就能搞定你们臭男人,真是又省事有好玩!”

    

说完,她看看跪在一旁的小雯说:“你老公已经被我的脚干了一次了,你呢?”

    

小雯刚刚已经被刘莉用鞋跟强jian过一次了,下体的阵痛还没有消除。可她心里很清楚,她的男友已经救不了她了,如果她的回答令刘莉不满意,那么她受到的折磨与屈辱只会更烈。于是她讨好的对刘莉说:“我也是您的狗,请女王也用脚干我一次吧。”

  

  

刘莉并不急于折磨小雯,而是不紧不慢的脱掉了脚上的丝袜,把脚又递向我的嘴边。然后对我说:“女人下体的卫生是很重要的,你懂吗?我马上要用这只脚干你老婆了,你是不是该清洁一下呢?”

  

  

到这一刻我才真正看清了刘莉的脚,果然是人间尤物啊!可是,此时此刻的我刚刚发she了一次,大脑已经恢复了冷静,中枢神经不再受yin茎控制,不再有那种为舔她的脚而不顾一切的冲动。但我同时也想到,刘莉的话也是有道理的,女人下体的卫生的确很重要,要是不住意,就很容易染上很多难以治愈的妇科疾病。小雯再怎样也是我的女友,总不能真的看着她不管吧。

  

  

所以我再次抱起刘莉的玉足,逐个舔吸着她的脚趾。刘莉的脚又白又嫩,抱在手中感觉光滑又柔软。她的脚闻起来是很臭,含在嘴里却感觉有一种少女的清香。我舔吸着她的脚汗,不断的吞咽着,慢慢的,我又找到了那种异样的感觉,下体又再次不争气的勃起了。

  

  

一边的小雯,由于受了一晚的折磨与凌虐,此刻看到刘莉居然会为她着想,忽然有了一种莫名的感动。这次她不等刘莉吩咐,就主动模仿着我刚才的姿势,跪到刘莉面前,双腿微微分开。而小樱看到她这副摸样,也条件反she的抬起脚,踩到她的脸上。小雯双手拖住小樱的脚,鼻子用力的吸气,屁股向前倾,似乎在等待着刘莉脚趾的进入。

忽然间,刘莉的脚趾停止了在我口中的扭动,我正专心致志的吸吮着,并没有注意到她的表情,但我却能够感觉到周围的空气似乎凝固了。我心中涌起一种强烈的不详预感。 


    “哼!”

    虽然只有一个字,却如炸雷般的在我心中响起,那是赵洁的声音!

    

我不由自主的回头,循声望去,果然没错,就是赵洁,而且不止赵洁。不知什么时候,赵洁、旭嘉和李芳三人,已经悄无声息的站在了我们身后。

    

所有人的都呆住了,大家各怀心事。

    

刘莉不知道赵洁此刻打算怎样,但她心中对赵洁总多少有一点点惧怕,何况此时她这边只有她和小樱二人,小樱是不能依靠的,赵洁那边却有三人。动起手来吃亏的一定是她。

  

  小雯的表情只能用矛盾二字来描述了,她一直期待着赵洁来解救她,带她离开这个可怕的地狱,但现在让舍友旭嘉和李芳见到她这幅摸样,实在是羞愧难当。

    

而此时的我,更是尴尬的无以伦比了。在此之前,我在他们面前的姿态一直是一个响当当的男子汉,一个怀有大男子主义思想且略爱耍酷的男人。此刻却跪在女厕所中,口里还含着一个小太妹的脚趾。更糟糕的是,我面对的,有我心仪已久的女神——赵洁。让他们看到我这副丑态,我真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时间一秒一秒的过去,终于还是赵洁先开口打破了沉寂:“打狗也要看主人,你竟敢这样对我的狗?”

    

由于我并不知道之前赵洁对小雯做过些什么,乍一听到这句话,我着实大吃一惊。不过我的尴尬之情倒是减轻了不少。而赵洁的语气和神态再次激起了我对她的崇拜和倾慕。特别是听到她称我们为“我的狗”,我竟有一种莫名的兴奋。

  

  “你凭什么说她们是你的狗?”刘莉毕竟是小太妹,怎能轻易服软,但她也清楚目前的局势对她很不利,所以她的声音明显没有底气。

    

“哈哈哈~”旭嘉在一旁大笑道:“这还不简单?让他俩自己说啊!”她转而面向小雯说:“告诉她,你是谁家的狗?”

    

空气再次凝固了,我们实在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对于小雯,她很希望赵洁能带她走,很想指认赵洁是她的主人,但她害怕刘莉,更何况刘莉手里有她的照片,公布出去以后就没办法做人了。

    

而对于我,让我做赵洁的狗正是我很久以来梦寐以求的,但现在我却说不出口。虽然我刚刚已经迈出了做M的第一步,虽然我已经跪在了刘莉的脚下,但刘莉和赵洁毕竟是不同的。刘莉对我来讲是一个陌生人,今晚之后我们应该不会再见;而赵洁却是交往很久的朋友,相互之间的关系我们早有定位。仓促间进行这样的角色转换实在不易啊。

  

  

赵洁到很善解人意似的,她好像是明白我们的的心思,所以并没有逼迫我们开口。她回头白了旭嘉一眼,又对刘莉说道:“没错啊,他俩到底谁的狗一时半会也说不清楚。下次我带他们出来前会给他们身上纹上我的名字,那就不会搞错了。不过今天么,不如我们玩个游戏吧,谁赢了,今晚他们就属于谁,好么?”

  

  

“好啊,就这么办!”刘莉喜形于色,因为这一提议让她松了口气,在目前的局面下,只有这样才能保全她的颜面,不论输赢,她都不会吃亏。

我和小雯也松了口气。我明知道,赵洁提出这样的提议当然是有必胜的决心,刘莉有台阶下,应该也就不会再为难小雯了。

  

  “那么,我们玩什么游戏呢?”刘莉并没有想赢的打算,她只想找个台阶,不失颜面的全身而退,所以比什么对她来讲都无所谓。

    

“这样吧,我看你们刚才玩的很开心嘛,咱们就玩‘猜主人’吧。”赵洁接着说:“我们这里一共五个人,游戏分三关,第一关我们轮流让他俩品尝我们的口水,第二关闻脚,第三关喝我们的尿。他俩要蒙上眼睛,每一关他必须正确指认出你我来,认错了谁,就算谁输。”

  

  没想到赵洁说的“游戏”居然是这样玩,我越听越兴奋,不由自主地舔了舔嘴唇,心中满是期待。

    

“那要是都猜错了又或者都猜对了怎么办,我们怎么分输赢呢?”刘莉问道。

    

“听我说完嘛。”赵洁顿了顿,说:“如果某一关他俩同时猜错你我二人,这样的狗要来也没用了,我想你也不会要了,咱们先罚他们吃屎,再留在这里当一个礼拜的厕所!”

  

  

我本来心里正盘算着怎样可以帮赵洁赢,只要赵洁赢了,我既可以摆脱现在的窘境,又可以顺理成章的成为赵洁的私奴,那可是我期待已久的啊。可是听赵洁这么说,我吓了一跳。哪里还敢有作弊的想法,万一一不小心都猜错了,后果不堪设想。

  

  “如果他俩都猜对了呢,就算我们打成平手,进入下一关。”赵洁继续说道:“要是连续三关她们全都猜对了,那就算他们赢了,恢复自由,今天的事情到此为止。”

  

  “好的,就这么办,那么,你俩谁先来呢?”刘莉本来就没有抱获胜的希望,现在一听是这种玩法,自然没有异议,而且她似乎对这个游戏还很感兴趣。

    

“我先来吧”,我看小雯低着头没有说话,不知是怕输还是因为太累。这种情况,我自然要挺身而出了(唉~都混到这种地步了还不忘装蒜)。

    

“很好”刘莉说着脱下自己的内裤套在我头上,蒙住我的眼睛。她的内裤是真丝的,很薄,我还能隐约看到。赵洁见状,也脱下内裤套在我的头上,接着又有两个不知谁的内裤也套了上来,我完全看不见了。

  

  “游戏开始了!”

    话音刚落,我的头发被人用力揪住,往后一扯,我赶紧张开嘴。

    

“噗~”一口口水,吐进我的嘴里,我品了品赶紧咽下去,又立刻张开嘴。

    

“噗~噗~噗~噗~”就这样,我接连喝了她们五个人的口水。五个人的口水味道各不相同,其中第三个吐在我嘴里的竟是一口浓痰,而第四个味道也略带点舔。

    

“好了,现在猜猜我是第几个!”刘莉说。

    

五个人的口水虽然味道不同,但我这是头一次品尝,我又怎么可能通过味道来区分呢?还好我并不笨,虽然眼睛被蒙住了,但我还有耳朵。认识赵洁这么久,我一直暗恋着她,也一直关注着她,一直幻想着被她虐待,所以她吐口水的声音我能够分辨出来;而第一个往我嘴里吐口水的就是说“游戏开始”并且揪我头发的,我听出她是旭嘉,大概是因为刚才赵洁白了她一眼心里有点不爽,揪我头发很用力;李芳在嚼口香糖,略带甜味的口水一定是她的。另外,在眼睛蒙上之前,我也清楚的记住了她们5个人的方位。根据方为判断,在我嘴里吐痰的是刘莉。

所以我恭敬的答道:“第三位是您,第二位是赵洁女王。”

  

  “很聪明嘛!”刘莉很高兴的拍拍我的头,以示奖励。显然我都答对了。

    “下面是第二关,跪低一点!”

    

我赶紧趴下,她们五位逐一把脚伸过来让我问。这一关对我来说实在是太简单了。因为五个人当中刘莉、赵洁和旭嘉穿的是丝袜,小樱和李芳穿的都是棉袜,丝袜和棉袜的味道是完全不同的,我一个资深恋足人士怎么会分不清呢。

至于她们三人谁是谁,仍然很清楚,我刚刚为刘莉舔过脚,她的味道我自然记得;另外我以前听小雯说过,旭嘉的脚臭是她们全宿舍出名的,那个奇臭无比的自然是旭嘉了。

  

  

答案我是有了,可是该怎样回答我又犹豫了。如果我故意猜错刘莉,让赵洁胜出,对我来讲就是最好的结局了,可是这样我就失去了参与第三关的机会,这样的机会今后也许不会再有了。但要是这一关不让赵洁胜出,第三关我可能就没有能力左右胜负了。

犹豫再三,我还是选择了如实说出我的答案。

  

  没想到,这次我竟然错了。头上的内裤被揭开了,赵洁一脸的愠怒的看着我,刘莉在旁边得意地笑着。

    

我忘了一件事,女人的脚只有更臭,没有最臭!我以前总听小雯说旭嘉的脚臭,就想当然的以为最臭的那个一定是旭嘉。我又怎会猜到赵洁的脚远比旭嘉更臭。不过我同时也感到庆幸,还好我刚才没有故意猜错刘莉,要是我真的那样做了,那我可就真的惨了。

  

  也许我让刘莉挣足了面子,她得意的爱抚着脑袋,说:“这只公狗是我的了,现在轮到这只母狗了吧。”

    

刘莉得意了,赵洁自然就不高兴了。她恶狠狠对小雯说,“轮到你了,给我滚过来,今天你要是也输了,看我以后怎么收拾你! 


全部评论(0)
  • 暂没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