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注册

美脚玉足小说合集

•   作者:管理员   • 收藏 0

我是玉洁,今年三十二岁,十年前的一个选择改变了我一生的命运,那就是嫁给本市黑帮老大豪哥。当年我二十二岁,由于长相出众,身材火爆,在本市最豪华会馆当经理,而豪哥正是这所会馆的股东。豪哥不断的追求我,我别无选择,当然我也确实很喜欢他。就这样我们在同居了三年之后嫁给了他。起初豪哥对我很好,可过了两年,他可能是玩腻了吧,开始不再宠着我,每年他回到家的次数越来越少,我知道,他在外面一定是有人了,而这个人是谁我从不敢过问。他只是每个月给我很多钱,很久也不联络我。我也不敢跟他提离婚,虽然我们没有孩子,但一旦有人离开他后果都会很惨。我只能接受守活寡的现实。虽然我已经三十多岁了,但长期不懈的保养让我看起来还很年轻,我拥有E罩杯的乳房,乳头依然是粉嫩的,小穴也在我精心的保养下保持的很水嫩,每天独守空房,对于yin荡的我来说真的是很痛苦的,我对性经常是渴望至极,我只能靠跳蛋和假yang ju来解决生理需要。我不用工作,每天在家经常游走于各个黄色网站当中。两年前,我偶然的进入到一个叫裸奔的网站当中,进入的瞬间便被里面的内容吸引了,小说,图片,视频,我总是沉浸在上面的内容里,慢慢的,我突破了自我,从看客变成了主角。开始的时候,我不敢太张扬,只是把自己乳房和小穴的局部传到上面,每次都能赢来很多的赞美,我很喜欢那种感觉,后来胆子越来越大,把自己全裸的照片包括在室外裸露的照片我发到上面让人欣赏,还于网友交流,让大家来调教我,满足观众的各种要求。半年前的一天,有个叫晴儿的女网友加我好友,申请上面写着,骚货,让妹妹来陪你怎么样呀,我没多想,因为看到别人说我骚货我就莫名的兴奋,便同意了她的请求。从那天开始,我们便成了闺蜜,每天都聊很多(到后来才知道,那个晴儿就是豪哥的女友,女人们都痛恨的小三,豪哥在我不知情的情况下在家里安了很多摄像头,目的就是看着我,看看有没有带男人来家里给他带绿帽子,当然,电脑的周围也有那种摄像头,看我这个任务豪哥交给了晴儿,她知道我在家自慰,给网友表演所有的秘密)我们之间聊得很开心,她知道我是一个下贱又yin荡的女人,喜欢被侮辱,我喜欢把自己的好身材让人看,所以她提出要做我的主人,让我听她调教。我确实是很下贱,想到要一个女孩玩弄我我就莫名的兴奋,便同意了。从那开始我便听从晴儿的指示。刚开始她只是在网络上调教我,有的时候让我在群里发些裸照,有的时候要我在她指定的网友面前自慰,有的时候让我到人多的广场上露出乳房,有一天,她突然问我,愿不愿意现实中见面,这正是我期待的事,毫不犹豫的就答应了。晴儿说,要见面的话一定要按她说的做,最终我们定在周五晚上8:00在南湖公园见面,她不允许我穿内衣内裤,上身要穿白色紧身衣,下面要穿网球裙。我们的见面就这样定了下来,接下来的几天里,我一直都在期待中度过着,想到要和晴儿见面我就兴奋的不能自己。

      周五晚上终于到了,我梳洗打扮了一番,穿上了早就准备好的白色紧身衣和粉色网球裙,对着镜子看着自己,一对巨大的乳房紧绷在衣服里面,两颗乳头激突起来,我用力的捏了一下自己的乳房,疼痛让我更加的兴奋,就这样我驱车前往南湖公园,那人很多,有锻炼身体的,有跳广场舞的还有很多情侣散步,我不敢太张扬,下车后便在公园门前的角落里等待着晴儿的到来。之前我只是在视频聊天时见过她,现在要跟她近距离的在一起,被她玩弄让我觉得异常的期待和兴奋。终于,我的电话响起来了,是晴儿打来的,她说她在跳健身舞的队伍里,让我过去找她,而她并没有告诉我她站的位置,这样一来我只能以这样的穿着穿行在队伍里去寻找我的主人。虽然我很为难,但为了能找到我想要的刺激我只能前往。八点,天色已暗了下来,可公园里的灯光还是很明亮的,一个漂亮的少妇,半遮半掩着乳房,微风吹着水嫩的阴户,穿行在人群中,人群里大多是女生,我走在其中,不时可以看到惊诧和鄙视的眼神,我知道,她们都看的出,我特别的穿着。我兴奋极了,我想象着她们在心里辱骂着我,说我是骚货,是妓女,我想象着她们撕来我的衣服,用力的抽打我的巨乳,让公园里所有的人看,我想象着有人脱下我的短裙,用鞋底践踏我的阴户。我知道,晴儿一定在某个角落看着我的痴态,嘲笑着我这个贱女人,我希望这样,我不就是一个暴露狂吗,我不就是想被人玩弄么,我从最后一排找到第一排,也没有找到晴儿,也许是从没见过她的体态吧,这时我的电话来了一条短信,是晴儿发来的。她说,贱货,你怎么那么笨啊,连自己的主人都找不到,是不是该惩罚你呢?我马上回复,说,晴儿妹妹,求你别再难为姐姐了,姐姐真的很想马上跪在你的面前请你发落。晴儿又说到,那好啊,现在就看你听不听我的话啦,你往右一直走,在草丛边有个假山,假山后面有个瓶子,你到那把瓶子里面的水倒在胸前,然后跪在假山后面,一会我去找你。看到这条信息,我心里咯噔一下,我本来里面就没有内衣,两点激突已经很明显了,还要把衣服弄湿,这岂不是整个胸部都会展现出来,可我不想退缩,我来到这不就是想被玩弄的么。我穿出人群,走到假山后面,假山外边也有很多人,由于里面灯光照she不到,所以人都聚在假山以外,我绕过人群,怕被尾随吧,绕道假山后,果然有个瓶子放在那,下面还压了个纸条,写着,贱货,这是这些天特意为你准备的,要珍惜呦……我拿起瓶子一看,瞬间脑袋里一片空白,里面的液体中掺杂着很多白色的粘稠物,我当然知道,这个瓶子里是jingye和水的混合,我打开瓶盖,液体奇怪的气味散发出来,果然,我犹豫了一下,犹豫中一种莫名的兴奋涌上心头,这种兴奋驱使我把液体倒在了胸前,倒了一下,瞬间感觉一阵凉意,我发现,瓶里还剩了一些,也不知道是什么动力驱使我,把剩下的液体倒入口中,品尝着晴儿为我准备的jingye,我似乎很是满足,也让我更加的兴奋。做完之后,我便跪在假山后面,等着晴儿的到来。等待中,我的下体yin水不断的在涌动,胸部和下体异常的瘙痒,后来才知道,那液体里除了jingye还有一种通过皮肤吸收的催情药,我无法忍受这种瘙痒,看四下无人,便开始自慰起来,我掀起上衣,两颗巨乳瞬间弹了出来,暴露在空气中,一只手用力的揉捏着乳房,另一只手深入裙底,野蛮的摩擦着阴户,兴奋让我很想大叫,而假山前有很多聊天的人,让我不敢叫出声音来,那的确是一种煎熬。就当我自慰之际,一个美白的细腿出现在我眼前,我心里一惊,马上把衣服拉下来,双手抱在胸前,抬头仰视,看到了那个熟悉的脸,正是晴儿。晴儿是一个非常漂亮的女孩,比我还要漂亮,她穿套运动范十足的网球套装,可能是才运动完,身上散发着特殊的香气,她胸前也是一对巨大的乳房,挺拔耸立,我跪在她的脚下,显得我如此的渺小和狼狈。她看着我,对我笑着说,玉姐,你还好么?我不知道怎么回答她,心里满是敬畏,只是呆呆的跪在她的脚下。晴儿伸出一个手指,示意我起身,我站起来。她说道,玉洁,我们走吧!就这样我跟着她从假山后走了出来。又走到了灯光底下,走出的瞬间,我发现,我的两颗巨乳是那样的明显,整个轮廓,包括乳晕也清晰可见,我下意识的将双手抱在胸前,低着头,不敢看周围的人。晴儿看出来我的窘态,偷偷的笑着,这时她伸出了一只手,说道,玉洁,我们是好姐妹,咱们拉手走好吧!我知道她想羞辱我,但我还是伸出了手,只留一只手挡在胸前。我们就这样走着,走出了人群,公园深处人已经不是很多了,但还是会有情侣在调情,灯光也越来越少,只能看清十米左右的情况,我提着的心也放了下来。晴儿说道,玉洁,今天是我们第一次见面,我送给你的礼物怎么样?她看了看我的胸前,我明白她的意思,把手拿了下来,挺起了胸,说了声谢谢,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要谢她。她笑了笑,又说道,玉洁,你的胸好大呀,似乎比我的要大,不知道你是怎么保养的呀?我胸前的瘙痒还未停歇,他这么一说我跟是难忍瘙痒,我知道她想羞辱我,我也喜欢那样,甚至想她再过分一些,所以我就继续说道,晴儿妹妹,姐姐很骚,每天都会按摩胸部,还会用力抽打它,它就变得越来越大了。晴儿又说,那样啊,那你的胸部那么好看就不要再穿衣服啦,正好你的衣服也湿了,我这还有一件,你换一下吧,这可是我亲手制作的说着便从背包里拿出了一件衣服,说是衣服其实也不是,就是一件运动背心,胸前被剪出了两个不是很大的洞,胸部以下也都被剪掉了,。我接过衣服,换上了它,晴儿非常用力的抓住我的胸捏扁后从胸前的洞里掏出来,这样以来我的两个乳房根部被挤压的很细外面的挺的高高的暴露在空气当中,由于我胸上还沾着jingye水,弄的晴儿满手都是,她皱着眉,用力的甩着手,说道,玉洁,你看你,为了帮你我的手都脏了,你说怎么办呢?我说到,好妹妹,对不起,姐姐不好,我帮你清理干净好么。说完便拿起晴儿的小手,卖力的舔了起来。晴儿哈哈的笑着,又牵起我的手,继续走着。

     这时,前面的长椅上,一对情侣在接吻,她们还没看到我们。我停住了脚步,因为我从没在人前这么直接的露出过,晴儿看出了我的迟疑,说道,玉洁,你看前面有两个人,我们玩个游戏怎么样?我不知道她要干什么,怎么玩?晴儿又说,你走到她们近些的地方,我给你拍照留念怎么样?你要小心点的话他们也许发现不了你,但要你自己不小心那就没办法了。我知道,我只能服从,便硬着头皮向情侣的方向走了过去,离的近些的时候,我转过身来,慢慢的向那个方向倒退,看着晴儿,她还在角落里向我摆手,示意我再近一些。直到靠的很近,她举起手机,按下了快门,安的一瞬间,一道光亮传出,他居然用了闪光灯,这下那对情侣一同把目光投向了我们这边,晴儿在那一瞬间躲到了树丛里,只有我傻站在那里,挺着那变了形的巨乳,接受着两个人的注视。我停了两三秒才回过劲来,也跑到树林里面蹲了下来,在蹲下的一瞬间,一股液体从阴户中喷发出来,两腿一软坐在了土地上。我高潮了,汹涌而来,晴儿也过来了,拉起我,进入树林深处。刚泄完身,我浑身无力,躺在地上,晴儿在一边大声的笑着,边笑边说着对不起。我知道,她没有丝毫的歉意……我还是躺在地上,晴儿问到,玉洁,怎么样?爽吗?你那对下贱的乳房还痒吗?还想继续吗?事实是,晴儿用的催情药太过强烈,我还喝下一口,乳房和下体的瘙痒在一次高潮后还未消退,被看到的刺激更激发了我的羞耻感,我更加兴奋了,说道,晴儿,我还要,我是骚货,我下贱的乳房还在瘙痒,我好渴,求你,你能让我舒服吗,只要你帮我,你要我做什么都行,要我在任何地方露给谁看,甚至让任何人干我都行,我就是你的母狗,我愿意服侍你一辈子……晴儿听了,也更加肯定我确实yin荡的不可就要,她说,玉洁,你说的是真的吗?你真的什么都愿意?我说道,好妹妹,我愿意,我什么都愿意。这时晴儿又说到,玉洁,其实我想告诉你我的真实身份,如果你恨我,我会马上走开。我突然觉得她的话好奇怪,问到,晴儿,你是什么意思?晴儿又说,其实我就是豪哥现在的女人,当然只是之一……我听到着突然一股恶气涌上来,可这口恶气突然间就消散了,可能是我的下贱告诉我,玉洁,老公被她抢现在还被她玩弄,这样不是更刺激吗?你不更下贱吗?这种下贱占了上风,毕竟我早就不爱豪哥了,她只要给我钱,不在身边我更自由,想到这我说道,妹妹,姐姐不恨你,以后姐姐的老公就是你,如果你不嫌弃,我愿意做你的女奴,做你的xing nu隶。晴儿听到着,冷冷的一笑,说道,贱奴,你可真是下贱,那好吧,本小姐就收了你吧,你不是痒么?你不是渴么,现在我就可以帮你,但你要求我…怎么样?我的底线早已被晴儿攻破了,我跪了下来,双手托起乳房,说道,晴儿主人,玉奴求您操我吧,求您让我把贱乳让更多人欣赏吧!说着双手用力的捏住乳房等待发落。晴儿只是淡淡的说了句,真贱……用力的拉起我的头发,把我拉出树林……

     就这样我和晴儿又走到公园的小路上,这一路晴儿都在寻找路人,突然又出现一个长椅,长椅上躺了一个人,看起来像是喝醉了,晴儿说,玉洁,你看到那个人了么,他好像睡着了,你去跪在他旁边,我还要给你留个纪念。我早已失去了自我,过度的瘙痒让我迫不及待的想要满足,我立刻跑到了醉汉跟前,跪了下来,他还在睡,一身的酒气,果然是烂醉如泥,他一定不知道,一个美女,托着巨大的乳房,跪在他的眼前,只要他一睁眼,马上会欣赏到一副美丽的画面,晴儿见他没醒,也走到跟前,大胆的拍着眼前yin乱的画面,。突然晴儿,脱下内裤,这个动作吓到了我,晴儿说道,玉洁,你是不是口渴了啊,我这有点憋不住了,你看看,正好能帮到你。过去在网络聊天的时候,我们确实聊过调教的尺度,我当时可能也处于兴奋状态,对于尺度我的回答是任何可以羞辱我的事,她问过我圣水能否接受,我的回答是只要她愿意我都可以,没想到,第一次见面她就要我喝她的尿,而且是在人前,虽然是个醉汉,但如果中途醒来后果不堪设想。晴儿看出我的迟疑,露出一丝不快,说道,玉洁,既然你不愿意,那就算了吧,说着开始穿起内裤。我较忙解释,并且说着,晴儿主人,别生气,玉奴愿意,请给我喝吧!晴儿又说,你现在愿意了,我还不愿意了呢,除非你求我……到底晴儿还是个女孩,今年才十九岁,又耍起了小孩脾气,我较忙求道,好晴儿,姐姐口渴了,就想喝您的圣水,求您赐给我吧!我什么都答应你,行吗?晴儿见状,说道,真的什么都行?我回到,什么都行,只要你高兴,好吗?晴儿高兴的脱下内裤,将阴户对准了我姣好的面庞,我引以为傲的脸即将成为晴儿的便器,让我更觉得自己下贱,而且是我央求着,并且带有任何条件的都同意的附加条件才换来的机会,一大股尿液终于袭来,我张开嘴,贪婪的喝着,卖力的吞咽着,我出卖了自己,让自己成为了一个小三的贱奴,我还兴奋不已,突然尿液中断了,我睁眼一看,晴儿把尿液尿到了醉汉的脸上,醉汉缓缓的睁开眼,看到了一个女孩在把尿液撒在脸上,一下子坐了起来,看到了跪在地上漏着巨乳的我,晴儿说道,对不起叔叔,我不是故意的,为了表达我的歉意,地上这位美女任你处置,你觉得怎么样?听到这话,那位醉汉看了看我,瞬间露出贪婪的表情,问到,这是真的?晴儿回答,对,任你处置,我会为你们拍照留念……话音刚落,醉汉便解开裤带,掏出了骚气很大的玩具拉起我的头让我给他kou jiao起来。我好久没试过和男人zuo ai了,在催情剂的刺激下,在兴奋的心态刺激下,我毫不犹豫的,张开嘴,卖力的为他kou jiao起来,晴儿在一边笑着,用手机不断的按着快门,照片中,一个yin荡的少妇,卖弄着惹火的身材,被一个素不相识的醉汉玩弄着身体,一根肮脏的rou bang在少妇的阴户中来回抽插,直到喷she出yin荡的液体,镜头后是一个女孩,这个女孩正是少妇丈夫的情妇,女孩在侮辱着自己,而自己却乐此不疲,更甚的是,自己主动央求这样……

    醉汉she出了jingye,she在了我的乳房上,我挺着巨乳接受着……    


全部评论(0)
  • 暂没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