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注册

白丝教师调教小说

•   作者:管理员   • 收藏 0

今天是女友小雯的生日,我约了她的好友赵洁、旭嘉和李芳一起庆祝。旭嘉和李芳是我女友大学的舍友,赵洁跟她们不同专业,但她和旭嘉是一起长大的发小,经常来她们宿舍,久而久之就都成了好朋友。

      傍晚我们在东海渔港吃了一顿大餐,然后赵洁提出要一起去网吧包夜上网,我想想很久没去过网吧了,其他人也没意见,于是我们一起去了红树林网吧。

   红树林网吧是本地相对高级的一个网吧,规模很大,里面分了普通区、游戏区和VIP区等等,我们当然是去VIP区啦。

晚上网吧人不是很多,男生几乎都在游戏区,VIP区除了我们之外只有几个学生和几个小太妹。我们来到VIP区,想要坐在一起,那几个女孩做的比较乱,小雯过去跟其中一个红头发的小太妹商量让她挪个位置,她的语气是非常客气的,但她没注意到那个小太妹正在专心致志的和人PK,由于她的打扰分心,导致小太妹被人挂了。结果可想而知,既然是太妹,当然少不了破口大骂。这时候赵洁火了,她一个耳光抽在小太妹脸上,说:“你给我闭嘴,信不信老娘废了你”。也许是看我们人多,也许是被赵洁的气势镇住了,也许是她急于继续游戏,那个小太妹居然没再还口,而是挪到旁边的座位上去了。  

  我们终于可以坐下上网了,这里要交代一下,我从小恋足,并有较深的受虐倾向,但我从来都装的很爷们,一点也不敢显露。女友小雯是典型的乖乖女,我们会在一起有很多客观原因,严格的讲他并不是我喜欢的类型。而我心中一直中意的其实是她的好友赵洁,赵洁不仅漂亮性感,还一直很傲,非常有女王气质,特别是夏天我曾见过她的玉足,每次都令我血脉飞涨。

   今晚赵洁坐在了我对面的位置,她穿了一双性感的黑色长筒袜,配一双白色高跟鞋,我身子后仰就可以看到她的脚,所以整晚我都心猿意马,不断的假装伸懒腰偷看。而赵洁不知是有意配合我还是因为走路走多了脚痛,居然把鞋子脱了,把一双穿着黑丝的玉足翘在鞋面上,我几乎就流鼻血了。小雯还在一边玩她的劲舞团,完全没有注意我的小动作。     

晚上12点多,小雯想上厕所,我只好离开这个黄金坐位陪她一起去,当然只是陪她过去,而我在厕所外面等,谁知她这一去却引发了意想不到的后果,这些事是后来我才知道的。    

小雯本是一个很爱干净的女孩,很不巧这晚网吧厕所停水了,便池里残留着没有冲洗尿迹,小雯只好将就了,方便完后也没办法冲水。可等她起身准备离开时,那个红头发的小太妹进来了,看到女友小雯正要离去就伸手拦住了她。 

     “怎么不冲水?”小太妹问道。

       “那个,好像水龙头坏掉了”小雯诺诺的说。     

小太妹本来就一肚子火,看到小雯一副弱弱的样子,忽然就来了脾气。她一把抓住小雯的头发,说:“水龙头坏了就给我舔干净,不然姑奶奶怎么上厕所?”说完就把小雯的头往马桶里面按。   

   小雯是个乖乖女,从小被父母宠大,哪见过这阵势,虽然对方只是一个十六七岁的小姑娘,她缺怕得要死。但真让她去舔便池,她说什么也不愿意。小太妹可没心情僵持着,甩手给了小雯两记耳光,说:“这是还你们的,别看你朋友兄,等会我的姐妹来了,连她一起收拾,你舔不舔?”

      小雯被打懵了,她不敢叫喊,只好求饶:“对不起姐姐,你饶了我吧,刚才是我们不对。”小雯确实怕了,她居然管一个十六七岁的小姑娘叫姐姐。 

   小太妹一看小雯这幅摸样,死后更有底气了,她想了想,坏笑道:“不舔也行,可你把马桶弄这么脏,我怎么方便?要不我尿到你嘴里,你把我的尿喝下去,我就饶了你。”  

      小雯实在没办法脱身,想想喝尿总比舔马桶要好一点吧,只好点点头表示同意了。

   小太妹本来只是想欺负欺负小雯也算出口气,没想到她真的同意了,心里一喜,底气更足了,她坏笑道:“姑奶奶的尿也不是随便什么阿猫阿狗都能喝到的,现在便宜你也算是对你的赏赐,你不该表示一下感谢吗?” 

   到这一刻小雯已经彻底被降服了,她只想快点满足这个小太妹,然后尽快离开这个该死的厕所。于是小雯跪了下了,抬起头看着小太妹俊秀的脸庞说:“谢谢姑奶奶赏我小便,请姑奶奶尿在我嘴里吧。”

   “哈哈哈哈。。。”小太妹总算是出了这口恶气,她一手揪着小雯的头发,一手脱下内裤,把小雯的脸按在阴部,开始尽情的小便。小雯头一次经历这种事,没有任何经验,尿液流的满脸满身都是。

正在这时,厕所门被推开了,进来了两个女高中生,看到这一幕,她们惊呆了。其中一个好像认识红头发小太妹,她惊问道:“刘莉姐你们这是在干啥啊?”。小雯一看有人进来羞得满脸通红,而这个被称作刘莉的小太妹却很得意。她说:“我在使用人型马桶啊,哈哈,没见过吧,很好玩的,小樱你们要不要也来试试?”  

   两个女高中生却也不好意思,小樱说:“不了刘莉姐,你继续玩吧,我们只想小便”。刘莉却不肯放过她们:“这里的马桶我包了,你要想小便就用这个人型马桶,不然就憋着回去上你的网吧。”   

   小樱和另一个女生面露难色,她们不敢得罪刘莉,可是也实在憋不了多久了,让她们直接往人嘴里尿尿,也实在不好意思。这样僵持了几秒钟,还是小雯打破了沉默,她明白,这样僵持下去吃亏的始终是自己,要是再有更多的人进来就更不好收场了。于是她主动转过身,跪在两个女高中生面前,说:“而为姑奶奶不用不好意思,我和这里的马桶是一样的,请使用吧,我很愿意为你们二位服务。”两个女高中生似乎很吃惊,但仍然觉得不好意思。

      刘莉发话了,“姑奶奶的尿对你来讲都是圣水,哪能说要就要,好好求求人家!” 

   小雯这一刻已经完全没有自尊了,她爬到小樱的脚下,亲吻着小樱的休闲鞋,说,“请姑奶奶赏赐我圣水吧,我愿意一生做您的马桶。”说完,她虔诚的抬起头张开嘴。到了这一步,小樱也只好很配合的脱下内裤,凑到小雯的嘴边小便起来。这一次仍然配合的不是很好,尿液再次冲了小雯一脸一身。完事后小雯又爬到另一个女高中生的脚下,重复着刚才的动作,那个女生最终也尿在了小雯的嘴里。这时的我,在外面等得有些急了,我隔着门喊道:“小雯,你怎么还不出来,你没事吧?”小雯支吾道:“没事。”刘莉已经彻底解气了,听到我喊声,笑着对小雯说,你记住,以后再见到姑奶奶一定要请安行礼,明白吗?然后在小雯的唯唯诺诺声中离开了厕所,而那两个高中女生也紧跟着离开了。女厕中剩下小雯一个人了,可她一身都是小便,怎么出来呢。    

   刘莉出来时对着我不怀好意的一笑。我忽然有一种很不好的感觉,我大声喊道:“小问雯有没有事啊,怎么还不出来?”小雯这时真的很着急,她不知道怎么回答我,又不敢带着一身尿出来,只是不停的说:“我没事啊!”

   我越发感觉到不对劲,可我又不能进去,想了想只好回到座位上向赵洁她们求助。赵洁一听就放下耳机,说:“你等着吧,我去看看。”说着便去了女厕。而我只好坐下等待。这时我的对面已经没有了赵洁的美脚,再加上心中替小雯担心,实在有种坐立不安的感觉。

赵洁进了厕所,看到小雯的样子也是吃了一惊:“哇!你怎么搞成这样,你掉到马桶里了吗?”小雯知道没办法隐瞒了,只好把刚才发生事情一五一十的告诉了赵洁。赵洁听着小雯的描述,表情由愤怒到吃惊,由吃惊到鄙夷。

  她冷笑着对小雯说:“没想到你这么贱啊,连这种事都做得出来,我居然有你这种朋友,真是丢净了我的脸。”小雯又羞又怯,低着头说:“对不起啦,赵洁,你要帮帮我啊。”

      赵洁继续冷笑道:“你叫我什么?你还配继续叫我的名字吗?你这种贱货根本不配做我的朋友。”     

   小雯头更低了:“对不起姐姐,我不是让你帮我报仇,起码你帮我找件衣服让我出去吧。”  

   赵洁猛的一个耳光抽在小雯的脸上:“你个贱货,你管那几个小屁孩叫姑奶奶,却管我叫姐姐,那我成什么了?想让我帮你是吗?也行,但你以后就是我的狗!你要叫我女王,知道吗?”

      小雯不由自主的跪了下去:“知道了女王,以后我就是您的母狗,随您玩弄。”

   “哼!”赵洁又冷笑了一声:“现在我也想尿尿了,你说该怎么办?”

   小雯这次有经验了,她立即昂起头,张开嘴说:“赵洁女王,我是您的狗,是您的马桶,请使用我吧,请尿在我的嘴里吧。”   

   赵洁继续冷笑着脱下了内裤,把小雯的头夹在胯下尿了起来。小雯由于已经连续喝了几个人的尿,有点吃不消,居然喷了出来。  

   赵洁火了,连抽了小雯三个耳光:“你个骚货,居然敢喷到我的鞋上,给我舔干净”。

     

   小雯吓坏了,赶紧趴在地上,抱着赵洁的脚拼命舔着。赵洁却不领情,一脚踩在小雯的脸上,说:“把鞋底也给我舔干净。”

     

   赵洁的高跟鞋是雪白的,可是鞋底却沾满了女厕的污水和尿迹,实在是恶心至极,可小雯却没得选择,她只好抱着赵洁的脚,将赵洁的高跟鞋舔得干干净净。

     

   正在这时,厕所门又被推开了,进来的是网吧的一个女网管和前台的收银小姐,两人都是20岁左右的兼职女学生,收银小姐上身穿着一件灰色T恤,下身是一条皮短裙配着黑丝长靴,而那位女网管却是一身的休闲装配休闲鞋。她们看到一个恬静的小美女跪在地上,抱着另一个黑丝美女的高跟鞋狂舔,同样是惊呆了。赵洁却似乎并不慌张,她冷静的说:“你们网吧的厕所太脏了,实在让人没法用,所以我自带了一个人体马桶,没问题吧”,两个女孩还没反应过来,赵洁又说:“地下也太脏了,弄脏我的高跟鞋,所以让这个马桶母狗给我清理一下”。

  

   

   那个女网管终于回过神了。她呵呵笑道:“真抱歉啊,我们网吧刚好停水了,所以没来得及清理,您自便吧。”收银小姐也终于明白了,而她的反应更出乎意料,她笑着对赵洁说,“是啊,这里是有些脏,你看我的靴子也弄脏了,介不介意把你的母狗借我用一下啊?”。赵洁很痛快的答应了,然后对小雯说:“没听到那位奶奶说什么嘛?还不快去?”

  

      小雯此刻已经完全没有选择的余地了,她乖乖的爬过去,抱起收银小姐的脚,舔着她的靴子,一直到鞋底。

     

   女网管也开始觉得很好玩。她弯下腰,笑眯眯的对小雯说:“小马桶,姐姐有点想尿尿哦,你说,姐姐是使用那边的马桶呢,还是使用你呢?”这话表面是询问,可小雯哪敢说不,反正已经喝了那么多尿了,也不在乎多一位两位了,此时此刻她只想尽快了解,尽快离开这个鬼地方。为了不节外生枝,她只想尽量讨好每一个人。于是,小雯陪着笑脸说:“姐姐请使用我吧,我就是这里的马桶,专门为姐姐们服务的,请姐姐尿在我的嘴里吧。”

  

   

   “哈哈哈!”女网管满意地笑着脱下了裤子,但这是麻烦出现了,因为前几位在小雯嘴里尿尿的女孩都穿的是裙子,小雯跪在地上昂着头,她们只要脱掉内裤就可以跨在小雯脸上方便。而这位女网管穿的是长裤,脱起来很不方便,她看看自己的裤子,又看看小雯,说:“你打算让姐姐怎么用你呢?”

  

      小雯虽然老实,但并不笨,她心想反正衣服已经脏了穿不出去了,于是就直接躺在了女厕的地反上,张开嘴说:“请姐姐使用我吧”。

     

   女网管很满意,她蹲在小雯的脸上尿了起来,便尿边说:“你要接好哦,洒到地上弄脏了地板可是要你来清洗的哦”,小雯当然明白清洗意味着什么,厕所根本没有水,所以她只好努力大口的吞咽着,也许是有了前面的经验,这次竟然一滴都没有洒。

  

   

   赵洁看了一会,打算离开了,她对小雯说:“你先在这伺候两位姐姐,我出去给你找件衣服,一会就回来,你等我。”小雯目送着赵洁出去,眼里充满了期待与感激。

在我等到心焦的时候,终于看到赵洁回来了,可她只有一个人,我急忙问她:“小雯到底怎么了?为什么还不出来啊?”赵洁淡淡一笑说:“没事,只不过她刚不小心弄坏了里面的抽水马桶,搞得一身都是水,衣服湿透了不好出来见人。” 


     

   回答完我的疑问,赵洁跑到旭嘉身边,凑过去小声耳语着什么。我听不到她说什么,但却看到旭嘉的表情由不信到惊愕继而竟捧腹大笑起来。赵洁站起身笑着对我说:“我们出去给小雯找件衣服就回来”,说完拉着旭嘉离开了网吧。

  

   

   这时我更加坐立不安了,先是小雯一去不返,继而赵洁离开让我没了偷窥和意yin的目标,现在连旭嘉也走了。身边只剩下李芳。李芳虽然长得也不赖,但她跟小雯一样也是乖乖女类型,我并不感冒。而此刻她正专心致志的研究一部韩剧。

  

   

   百无聊赖的我,把注意力移向不远处的红头发小太妹刘莉。这个小太妹的身材也很不错,而扮相更是一个不可一世的暴力妹型,她下身也是短裙黑丝加皮靴,让我血液沸腾的造型。

  

   

   刘莉此刻还在网游中挣扎,之所以用挣扎这个词,是因为我明显感觉到她玩的很不痛快。果然,只见她把耳机一摔,很愤怒的站起了来。我猜到她在游戏里被虐了!

  

   

   估计此刻有人要倒霉了,我知道,很多人在现实中受了委屈喜欢玩游戏发泄;同理有人在游戏中受了欺负也会到现实中找平衡。刘莉环顾了一周,注意到我们这里只剩下我跟李芳,小雯明显是去了厕所至今未归,赵洁和旭嘉她看到刚才朝网吧门口方向去了。这是她的目光落在了前面几个女中学生身上。

  

   

   “小樱,跟我去厕所!”刘莉朝着一个女生喊道。那个叫小樱的女生乖乖的跟在她后面朝厕所走去。我心中暗叹“这个叫小樱的女孩倒霉啦”,但殊不知,真正要倒霉的并不是小樱,而是我那可怜的女友小雯。

  

   

   话分两头,赵洁离开女厕后,女收银小姐和女网管也很快离开了。可过了不到一分钟,又进来了两位女网管,她们一进来眼光就立刻定格在小雯身上。其中一个长发女孩先是一愣,然后很快就微笑着对小雯说:“我听璐璐说厕所里有个喝尿的小母狗,就是你吧,我们也想小便了,你看怎么办呢?”

小雯心里只有暗暗叫苦,心想“赵洁要多久才能回来,这啥时候是个头啊”。可她嘴里只能说:“我就只这里的马桶小母狗,请姐姐们使用我吧。”她注意到这两位网管也穿的长裤,所以立刻躺倒在地板上,张开嘴等待着。

  

   

   长发女孩很开心的蹲在小雯脸上尿了起来。而另一个头发稍短的女孩,饶有兴趣的看着小雯喝尿,忽然发问道:“你姐姐我可是要大便哦,你也能吃下去吗?”

  

   

   小雯吓坏了,心想这大便如何吃得下去呀。还好,短发女孩立刻补充道:“还是算了吧,现在就把你用脏了,其他姐姐进来就不能用了,她们会骂我的”。说着,她走进最里面的一个蹲位开始大便。

  

   

   长发女孩尿完后,却没有像其他人那样立刻起来穿裤子,她突发奇想,很温柔的对小雯说:“乖狗狗,给姐姐舔舔下面好么?”经历了前面这么多事,小雯对这种要求已经无所谓了,她一边答应着一边伸出舌头,轻轻地舔着长发女网管的阴唇。

  

      渐渐地,长发女孩的喘息声还是变粗、加重。而身体也逐渐朝小雯脸上压了下去。小雯努力配合着,一边舔一边用力吸着长发女孩分泌的液体。

     

   长发女孩越来越有感觉了,忽然,她开始大声浪叫着:“啊!骚货,干死你!用力舔,快!把老娘舔爽了!不然老娘叫全网吧的人进来干你!啊!啊!”

     

   小雯明显感到来自上方的压力剧增,长发女孩似乎想用双腿夹死她、想用屁股压死她似的,疯狂的向下用力。正当小雯感到窒息、感到绝望时,长发女孩终于停了下来,放开了小雯。

  

      小雯总算松了一口,正想庆幸自己劫后余生,却忽然看到短发女孩应经出来了,正蹲在旁边微笑的看着自己。小雯心里一紧:“不会又要来一次吧”。

     

   短发女孩却很出意料地说:“姐姐拉完了,但是发现忘了带厕纸,怎么办呢?”小雯暗自庆幸,赶紧谄媚地说:“姐姐,让小母狗给您舔干净吧。”

     

   听到这样的答复,短发女孩很开心的骑到了小雯脸上,屁股对着小雯的嘴,慢慢坐了下来。小雯今晚已经喝了好几个女孩的尿,也舔了好几双鞋子,但还是头一回面对其他女人的菊花。短发女孩的菊花周围沾了不少的大便,而小雯已经管不了这么多了,她伸出舌头,一边舔一边亲吻,仔仔细细的清理干净了短发女孩的菊花。

  

   

   两位女网管终于满意的穿好衣裤打算离开了,可推开门却碰到了迎面进来的刘莉和小樱。短发女孩坏笑道:“你们继续享用”,然后就拉着长发女孩一起跑了出去。

  

      而小雯此刻看到去而复返的小太妹刘莉和高中生小樱,反倒不像开始那么害怕了。也许是习惯了这样的事吧。


  

刘莉鄙夷的看着跪在地上的小雯,冷笑道:“半天不见你出去,果然还这里犯贱,看来你是当马桶当上瘾了吧。”此时小文已经麻木了,完全没有了羞耻感,她心里只期待着赵洁能够尽快回来,好让她逃离这个地狱般的厕所。

  

      小雯陪着笑对刘莉和小樱说,“二位姑奶奶又来方便了?请继续使用你们的小母狗吧,请尿在我的嘴里吧。”

     

   不想,这次的谦卑却换来了一个很响亮的耳光。她哪里知道,刘莉是在游戏里受了一肚子的气正需要发泄,而她这种表现让刘莉感觉索然无味,根本找不到欺负人的快感。

  

   

   刘莉心里很是不爽,气哼哼的说:“贱货,你喝尿喝上瘾了吗?姑奶奶我又不是尿频,哪来那么多尿给你喝!”小雯完全没搞清状态,她只想尽力讨好刘莉让她尽快离开。见刘莉这么说,小雯赶紧低下头去亲吻刘莉得皮靴,并低声说道:“对不起,奶奶,那就让小母狗帮您舔干净鞋子吧。”

  

   

   刘莉见到小雯这样,越发觉得不解气,她需要的是发泄,是看到小雯痛苦而不是恭顺。她一脚把小雯踢倒,右脚踩在小雯胸脯上,然后回头对小樱说:“把你内裤脱下来,把这个贱人的嘴给我堵上,屁话真多,听着我就心烦”。

  

   

   小樱听话的脱下内裤,硬塞进小雯的嘴里,不过这条真丝的小内裤似乎并没有塞满的小文的嘴。刘莉很不满的白了小樱一眼,“怎么这么没眼色,袜子!”小樱赶紧又把棉袜脱下,也用力塞进小雯的嘴里。

  

   

   小雯的嘴被塞满了,只能发出“呜呜”的声音,少女的内裤和棉袜特有的味道熏得她头晕目眩。小雯条件反she的想要用手扣除嘴里的内裤和袜子。刘莉一看大怒:“还敢动手?我让你动手!!”说着就是一阵猛踢。

  

      小雯实在忍不住痛,可又喊不出声,也不敢再上手。只好可怜兮兮的看着刘莉,用眼神求饶。

     

   刘莉抓住小雯的头发,把她拖到一个马桶旁边跪好,然后把小雯的头按进马桶里,并命令小樱坐到小雯的背上,然后坏笑着说:“让姑奶奶帮你开包吧小母狗”。小雯忽然意识到了刘莉要做什么,拼命想要挣扎,但已经晚了。经过这么长时间的折磨,小雯的体力已经几乎耗尽,又被小樱整个人坐到背上,她完全没有了反抗的能力。

  

   

   刘莉yin笑着扒掉了小雯的内裤,用手在小雯的阴部扣了几下,忽然又改变了主意。她抬起右脚,把皮靴的鞋跟对准小雯的阴部,用力踩了下去。鞋跟刺破的小雯的处女膜,剧烈的疼痛刺激下,小雯开始拼命的挣扎,但仍是无济于事。

  

   

   刘莉yin笑着反复抽动她的鞋跟,用她的鞋跟奸污着小雯,小樱骑在小雯背上,清楚地看着这一幕,她为刘莉的狠毒而心寒,并且更加的害怕刘莉,想到此时被压在下面的如果是自己,那当真生不如死了。

  

   

   小雯承受不了刘莉鞋跟的奸yin,用力扭动腰身,双手不停的乱舞,无意间打翻的手水马桶的盖子。陶瓷做的马桶盖掉到地上发出清脆的响声。这声音引起了我的注意。我忽然想起此时小太妹刘莉和小雯都在厕所了,一种不祥的感觉涌上了我的心头。

  

      我再也顾得什么男厕女厕的问题了,第一时间冲进了网吧的女厕。

        眼前的一幕让我彻底惊呆了!

     

   我竟然手足无措了。看着自己的女友被一个性感小太妹用鞋跟奸yin,愤怒中竟然还有一种莫名的冲动。

     

   可冲动归冲动,小雯毕竟是我的女友,作为一个男人,怎能眼看自己的女友遭受这种非人的折磨。

     

   “你们干什么?!”我怒喝这种了过了去。

        刘莉和小樱看到我进来,先是呆了一下,停止了脚下的动作。见我冲过来,立刻闪到了一边。

  

      我扶起奄奄一息的小雯,对刘莉和小樱怒喝道:“你们怎么可以这么欺负人!”

     

   小樱看到我这样,吓的脸色发白,慢慢的向墙角靠。刘莉却似乎根本没把我放在眼里。

     

   “你知道你女朋友刚才在做什么吗?她在这个厕所里当马桶!让好几个人轮流尿在她嘴里。”

     

   “你胡扯,这怎么可能!”我虽然嘴硬,但看到小雯现在的样子,心里已经信了八分。

     

   “哼,你不信是吗?我刚才已经把她的贱样用手机拍了下来传到我的邮箱里了,你想让我把它在网上公开么?”

     

   “不要!”小雯抢先回答。“你饶了我吧,你让我干什么都可以。”

     

   “我很想放过你,可是你男朋友似乎不配合啊,我可打不过他。”刘莉曼斯条理的的对小雯说。

     

   “不,不会的,他会听你话的,你饶了我吧”,小雯说着对我投来求助的的眼神。

     

   看到小雯这样,我只有收敛起满腔的怒火。“好吧,今天的事就这么算了。”

     

   “算了?!哈哈哈”刘莉似乎听到了世间最可笑的笑话。“我还没玩够呢,你就想算了?”

        “那你想怎么样?”我问道。

     

   “还没想好,不过如果你肯帮我舔舔脚趾头,我或者会有点新的创意”刘莉不怀好意的看着我和小雯。

     

   没想到刘莉会突然提出这样的要求,我感觉浑身血液在沸腾,下身很不争气的翘了起来。但我还有理智,我也清楚这是什么地方。

     

   “你休想。”话虽这么说,但我的声音明显没有底气。

     

   “别死撑了,你喜欢女生的脚对吗?刚才上网的时候你就一直在偷看对面那个女生的脚,别人或许没注意,但偏偏就让我看到了。”

     

   我此刻只觉得口干舌燥,但内心却在挣扎。

     

   “机会我只给一次,你要不愿意就算了。”刘莉说着坐到了马桶盖上,翘起二郎腿,脚尖轻轻的晃着。

     

   我仍在挣扎着,我深知这样做会带来什么样的后果,但却是在难以抗拒诱惑。

     

   刘莉似乎看出了我内心的挣扎,“实在不愿意你们就走吧,等下我去看看哪些论坛对这种照片感兴趣。”说着,她瞥了一眼小雯身上的校徽,“对了,你们是师大的吧,你们学校好像有个论坛哦。”

  

      “千万不要啊”,小雯哭了起来,然后回过头,继续楚楚可怜的看着我。

     

   此刻,我似乎为自己找到了一个非常好的借口,不,应该说一个台阶。

     

   “好吧,我舔。”我再不犹豫,立刻扑到了刘莉的脚下,亲吻着她的皮靴。


  

刘莉并不满意,她一脚踩在我的脸上,气哼哼的说:“笨蛋,这是脚吗?给我脱了靴子,好好舔!捂了一天了,酸死了!”

    

听到这话,我表面上一脸的无奈和委屈,心里却是乐开了花。我装作很委屈的笨手笨脚的脱掉了刘莉的皮靴,一股很浓烈的混着皮革味脚臭扑鼻而来。不等我做出任何反应,刘莉已经把脚趾堵在我的鼻孔上,还调皮的搓动着。

  

  “怎么样,好闻吗?你是不是很喜欢这种味道呢?”刘莉娇笑着。听她的声音,似乎已经从游戏中受挫的阴影里走了出来,开始真正享受现在的乐趣了。

    

我无力答话,只能用力的吸气。刘莉的脚的确是很臭,但对于我这样一个恋足者来说,这种味道只会刺激我的荷尔蒙高速分泌,我的大脑神经立刻处于一种高度兴奋的状态,下身也很不争气的翘了起来。我实在忍不住了,无法再继续装无奈装委屈了。我一把抱住刘莉的黑丝脚,疯狂的舔了起来。

  

  刘莉却似乎被我这样的举动吓了吓了一跳,猛的把脚抽回去,说:“想死啊,这么用力,把你姑奶奶弄疼了知道吗?”





正处在高度兴奋中的我忽然之间就向落水者失去了救生圈一样,感觉即空虚又失落。但我却不敢再去抱她的脚,生怕惹怒了她。我冲着刘莉磕了两个响头,说:“对不起我尊贵的女王,是奴才不小心,请您原谅!”说完目不转睛的盯着她的脚,眼里充满了渴望的神情。

  

  刘莉见我这样,越是不肯让我舔了。她似乎故意在挑逗我:“姑奶奶的脚可不是你这种贱货想舔就能舔的,万一你再弄疼了我怎么办?”

    

我赶紧恭顺的回答道:“绝对不会了女王,要是在弄疼您,您可以随意处罚我。”

    

“哈哈哈”刘莉大笑道:“处罚你?我现在难道不是想处罚你就可以随意处罚的吗?”

    

我吓了一跳,立刻改口说:“对不起女王,我失言了,我就是您的一条狗,您想怎么处罚都可以。”

    

刘莉转了转眼珠,看了一眼旁边的小樱说:“这样吧,你先伺候伺候我的小姐妹,让我看看你到底有没有资格伺候本女王。”

    

我不敢抬头,只能用余光打量了一下旁边的女高中生小樱。她穿着牛仔裤休闲鞋,脚踝处隐约露出白棉袜。她听到刘莉的话并没有表现出丝毫的兴奋,反倒有些不知所措的向后退了小半步。

  

  

小樱没有什么女王气质,论身材相貌更是和刘莉无法相比,即使比起小雯也差了一大截子。可我此刻要想舔刘莉的脚就必须要先过这一关。我顾不得那么多,马上转身跪倒小樱跟前说:“女王,您也累了吧,让奴才伺候您,给您舔舔脚好吗?”

  

  小樱仍是不知所措,犹豫着看看我和小雯,又看了一眼刘莉,并没有做出任何反应。

    “嗯?”刘莉斜眼看着小樱,声音似乎有些不悦。

    

小樱听到刘莉的这一声“嗯?”却似乎听到了军令似的,立刻条件反she般的飞速蹬掉一只鞋子,笨笨的把脚送到我的嘴边。小樱的脚很小,但却比刘莉的脚更臭。袜底已经发黑,明显是好几天没有换过了。我轻舔了一下,感觉微微有点咸,然后用力吸了一口气,她的味道与刘莉不同,但同样刺激的我的脑神经和性器官,下体再次不争气的硬了起来。

  

  

这一次刘莉发现了我下身的变化,大惊小怪的叫了起来:“你们男人这么贱啊?闻女人的臭脚丫居然也能有反应!要是我这样呢?”说着,她用那只脱了鞋的丝袜脚猛踩我裆部,还用力揉搓了两下。一股无法抑制的快感传遍了全身,大脑已经完全受yin茎的支配了,我嘴里呼乱叫着:“主人,请你尽情的蹂躏我吧,我是您脚下的一只狗,我的灵魂和肉体都永远效忠于您!”

  

  

刘莉终于开心的大声笑了起来:“真好玩儿!真好玩儿!”她一边笑着,一边加大了脚下揉搓的力度。我的鼻腔里充斥着小樱臭棉袜的味道,下体在刘莉丝袜脚的大力揉搓下,终于抑制不住喷she了出来。随后,我无力的瘫倒在刘莉和小樱的脚下。

  

  刘莉并没有生气,她很是得意的说:“哈哈,原来我用一只脚就能搞定你们臭男人,真是又省事有好玩!”

    

说完,她看看跪在一旁的小雯说:“你老公已经被我的脚干了一次了,你呢?”

    

小雯刚刚已经被刘莉用鞋跟强jian过一次了,下体的阵痛还没有消除。可她心里很清楚,她的男友已经救不了她了,如果她的回答令刘莉不满意,那么她受到的折磨与屈辱只会更烈。于是她讨好的对刘莉说:“我也是您的狗,请女王也用脚干我一次吧。”

  

  

刘莉并不急于折磨小雯,而是不紧不慢的脱掉了脚上的丝袜,把脚又递向我的嘴边。然后对我说:“女人下体的卫生是很重要的,你懂吗?我马上要用这只脚干你老婆了,你是不是该清洁一下呢?”

  

  

到这一刻我才真正看清了刘莉的脚,果然是人间尤物啊!可是,此时此刻的我刚刚发she了一次,大脑已经恢复了冷静,中枢神经不再受yin茎控制,不再有那种为舔她的脚而不顾一切的冲动。但我同时也想到,刘莉的话也是有道理的,女人下体的卫生的确很重要,要是不住意,就很容易染上很多难以治愈的妇科疾病。小雯再怎样也是我的女友,总不能真的看着她不管吧。

  

  

所以我再次抱起刘莉的玉足,逐个舔吸着她的脚趾。刘莉的脚又白又嫩,抱在手中感觉光滑又柔软。她的脚闻起来是很臭,含在嘴里却感觉有一种少女的清香。我舔吸着她的脚汗,不断的吞咽着,慢慢的,我又找到了那种异样的感觉,下体又再次不争气的勃起了。

  

  

一边的小雯,由于受了一晚的折磨与凌虐,此刻看到刘莉居然会为她着想,忽然有了一种莫名的感动。这次她不等刘莉吩咐,就主动模仿着我刚才的姿势,跪到刘莉面前,双腿微微分开。而小樱看到她这副摸样,也条件反she的抬起脚,踩到她的脸上。小雯双手拖住小樱的脚,鼻子用力的吸气,屁股向前倾,似乎在等待着刘莉脚趾的进入。

忽然间,刘莉的脚趾停止了在我口中的扭动,我正专心致志的吸吮着,并没有注意到她的表情,但我却能够感觉到周围的空气似乎凝固了。我心中涌起一种强烈的不详预感。 


    “哼!”

    虽然只有一个字,却如炸雷般的在我心中响起,那是赵洁的声音!

    

我不由自主的回头,循声望去,果然没错,就是赵洁,而且不止赵洁。不知什么时候,赵洁、旭嘉和李芳三人,已经悄无声息的站在了我们身后。

    

所有人的都呆住了,大家各怀心事。

    

刘莉不知道赵洁此刻打算怎样,但她心中对赵洁总多少有一点点惧怕,何况此时她这边只有她和小樱二人,小樱是不能依靠的,赵洁那边却有三人。动起手来吃亏的一定是她。

  

  小雯的表情只能用矛盾二字来描述了,她一直期待着赵洁来解救她,带她离开这个可怕的地狱,但现在让舍友旭嘉和李芳见到她这幅摸样,实在是羞愧难当。

    

而此时的我,更是尴尬的无以伦比了。在此之前,我在他们面前的姿态一直是一个响当当的男子汉,一个怀有大男子主义思想且略爱耍酷的男人。此刻却跪在女厕所中,口里还含着一个小太妹的脚趾。更糟糕的是,我面对的,有我心仪已久的女神——赵洁。让他们看到我这副丑态,我真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时间一秒一秒的过去,终于还是赵洁先开口打破了沉寂:“打狗也要看主人,你竟敢这样对我的狗?”

    

由于我并不知道之前赵洁对小雯做过些什么,乍一听到这句话,我着实大吃一惊。不过我的尴尬之情倒是减轻了不少。而赵洁的语气和神态再次激起了我对她的崇拜和倾慕。特别是听到她称我们为“我的狗”,我竟有一种莫名的兴奋。

  

  “你凭什么说她们是你的狗?”刘莉毕竟是小太妹,怎能轻易服软,但她也清楚目前的局势对她很不利,所以她的声音明显没有底气。

    

“哈哈哈~”旭嘉在一旁大笑道:“这还不简单?让他俩自己说啊!”她转而面向小雯说:“告诉她,你是谁家的狗?”

    

空气再次凝固了,我们实在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对于小雯,她很希望赵洁能带她走,很想指认赵洁是她的主人,但她害怕刘莉,更何况刘莉手里有她的照片,公布出去以后就没办法做人了。

    

而对于我,让我做赵洁的狗正是我很久以来梦寐以求的,但现在我却说不出口。虽然我刚刚已经迈出了做M的第一步,虽然我已经跪在了刘莉的脚下,但刘莉和赵洁毕竟是不同的。刘莉对我来讲是一个陌生人,今晚之后我们应该不会再见;而赵洁却是交往很久的朋友,相互之间的关系我们早有定位。仓促间进行这样的角色转换实在不易啊。

  

  

赵洁到很善解人意似的,她好像是明白我们的的心思,所以并没有逼迫我们开口。她回头白了旭嘉一眼,又对刘莉说道:“没错啊,他俩到底谁的狗一时半会也说不清楚。下次我带他们出来前会给他们身上纹上我的名字,那就不会搞错了。不过今天么,不如我们玩个游戏吧,谁赢了,今晚他们就属于谁,好么?”

  

  

“好啊,就这么办!”刘莉喜形于色,因为这一提议让她松了口气,在目前的局面下,只有这样才能保全她的颜面,不论输赢,她都不会吃亏。

我和小雯也松了口气。我明知道,赵洁提出这样的提议当然是有必胜的决心,刘莉有台阶下,应该也就不会再为难小雯了。

  

  “那么,我们玩什么游戏呢?”刘莉并没有想赢的打算,她只想找个台阶,不失颜面的全身而退,所以比什么对她来讲都无所谓。

    

“这样吧,我看你们刚才玩的很开心嘛,咱们就玩‘猜主人’吧。”赵洁接着说:“我们这里一共五个人,游戏分三关,第一关我们轮流让他俩品尝我们的口水,第二关闻脚,第三关喝我们的尿。他俩要蒙上眼睛,每一关他必须正确指认出你我来,认错了谁,就算谁输。”

  

  没想到赵洁说的“游戏”居然是这样玩,我越听越兴奋,不由自主地舔了舔嘴唇,心中满是期待。

    

“那要是都猜错了又或者都猜对了怎么办,我们怎么分输赢呢?”刘莉问道。

    

“听我说完嘛。”赵洁顿了顿,说:“如果某一关他俩同时猜错你我二人,这样的狗要来也没用了,我想你也不会要了,咱们先罚他们吃屎,再留在这里当一个礼拜的厕所!”

  

  

我本来心里正盘算着怎样可以帮赵洁赢,只要赵洁赢了,我既可以摆脱现在的窘境,又可以顺理成章的成为赵洁的私奴,那可是我期待已久的啊。可是听赵洁这么说,我吓了一跳。哪里还敢有作弊的想法,万一一不小心都猜错了,后果不堪设想。

  

  “如果他俩都猜对了呢,就算我们打成平手,进入下一关。”赵洁继续说道:“要是连续三关她们全都猜对了,那就算他们赢了,恢复自由,今天的事情到此为止。”

  

  “好的,就这么办,那么,你俩谁先来呢?”刘莉本来就没有抱获胜的希望,现在一听是这种玩法,自然没有异议,而且她似乎对这个游戏还很感兴趣。

    

“我先来吧”,我看小雯低着头没有说话,不知是怕输还是因为太累。这种情况,我自然要挺身而出了(唉~都混到这种地步了还不忘装蒜)。

    

“很好”刘莉说着脱下自己的内裤套在我头上,蒙住我的眼睛。她的内裤是真丝的,很薄,我还能隐约看到。赵洁见状,也脱下内裤套在我的头上,接着又有两个不知谁的内裤也套了上来,我完全看不见了。

  

  “游戏开始了!”

    话音刚落,我的头发被人用力揪住,往后一扯,我赶紧张开嘴。

    

“噗~”一口口水,吐进我的嘴里,我品了品赶紧咽下去,又立刻张开嘴。

    

“噗~噗~噗~噗~”就这样,我接连喝了她们五个人的口水。五个人的口水味道各不相同,其中第三个吐在我嘴里的竟是一口浓痰,而第四个味道也略带点舔。

    

“好了,现在猜猜我是第几个!”刘莉说。

    

五个人的口水虽然味道不同,但我这是头一次品尝,我又怎么可能通过味道来区分呢?还好我并不笨,虽然眼睛被蒙住了,但我还有耳朵。认识赵洁这么久,我一直暗恋着她,也一直关注着她,一直幻想着被她虐待,所以她吐口水的声音我能够分辨出来;而第一个往我嘴里吐口水的就是说“游戏开始”并且揪我头发的,我听出她是旭嘉,大概是因为刚才赵洁白了她一眼心里有点不爽,揪我头发很用力;李芳在嚼口香糖,略带甜味的口水一定是她的。另外,在眼睛蒙上之前,我也清楚的记住了她们5个人的方位。根据方为判断,在我嘴里吐痰的是刘莉。

所以我恭敬的答道:“第三位是您,第二位是赵洁女王。”

  

  “很聪明嘛!”刘莉很高兴的拍拍我的头,以示奖励。显然我都答对了。

    “下面是第二关,跪低一点!”

    

我赶紧趴下,她们五位逐一把脚伸过来让我问。这一关对我来说实在是太简单了。因为五个人当中刘莉、赵洁和旭嘉穿的是丝袜,小樱和李芳穿的都是棉袜,丝袜和棉袜的味道是完全不同的,我一个资深恋足人士怎么会分不清呢。

至于她们三人谁是谁,仍然很清楚,我刚刚为刘莉舔过脚,她的味道我自然记得;另外我以前听小雯说过,旭嘉的脚臭是她们全宿舍出名的,那个奇臭无比的自然是旭嘉了。

  

  

答案我是有了,可是该怎样回答我又犹豫了。如果我故意猜错刘莉,让赵洁胜出,对我来讲就是最好的结局了,可是这样我就失去了参与第三关的机会,这样的机会今后也许不会再有了。但要是这一关不让赵洁胜出,第三关我可能就没有能力左右胜负了。

犹豫再三,我还是选择了如实说出我的答案。

  

  没想到,这次我竟然错了。头上的内裤被揭开了,赵洁一脸的愠怒的看着我,刘莉在旁边得意地笑着。

    

我忘了一件事,女人的脚只有更臭,没有最臭!我以前总听小雯说旭嘉的脚臭,就想当然的以为最臭的那个一定是旭嘉。我又怎会猜到赵洁的脚远比旭嘉更臭。不过我同时也感到庆幸,还好我刚才没有故意猜错刘莉,要是我真的那样做了,那我可就真的惨了。

  

  也许我让刘莉挣足了面子,她得意的爱抚着脑袋,说:“这只公狗是我的了,现在轮到这只母狗了吧。”

    

刘莉得意了,赵洁自然就不高兴了。她恶狠狠对小雯说,“轮到你了,给我滚过来,今天你要是也输了,看我以后怎么收拾你! 


全部评论(0)
  • 暂没评论 ~